邏輯串接三部曲|之一:六大組成要素和三大邏輯框架|淺談作詞09

by 阿凱老師

  我曾在我的課程中提到「歌詞的最小單位是一個段落」,並且做了兩個非常不近人情的補充說明——「上下句之間必須有關聯」以及「每一句都必須有意義」。這樣的嚴苛標準,不只是為了珍惜歌詞的短小篇幅並充分運用,而是同時帶出了流暢敘事的重要性。

  邏輯串接是歌詞創作裡最困難的一項。歌詞仰賴聆聽來理解,因此不允許使聽眾「卡住」「沒跟上」或是更嚴重一點「會錯意」等等的情況,這些都會嚴重打擊聽眾的收聽體驗。聽到一半必須停下來思考歌詞內容的意義,表示它不是成功的情感表達。而邏輯串接的困難所在,正是因為詞句必須把情感面的內容條列化流程化,使其容易吸收,使其變得高度邏輯化

  這不單單是藉由經驗、天份或語感可以達成的。不同的作詞人有不同的套路來達成有效的邏輯串接(註一),而他們熟能生巧後多半已經高度自動化,使得這個環節大部份的過程發生在潛意識,所以沒有多少人能夠講得出明確的方法學。這正是為什麼我必須要拉一條新的戰線,來談論邏輯串接的原理。


  思考這個問題,我回到了那不近人情的補充說明——上下句之間必須有關聯,以這個基礎為出發點。詞句之間是透過什麼關係而連結在一起的呢?就像化學鍵結有幾種固定的模式,這個問題必定有幾種明確的答案。而要打斷詞句的關聯性,也和打斷鍵結一樣,有明確的原理在表象之下運作。這個原理與詞句的內容無關,而是跟底下的結構有關。結構對了,邏輯就通暢;結構不對,縱使詞句再美也會聽起來「怪怪的」。

  其中的奧妙,我是在試圖回答學生的發問時領悟的。我碰到的情況剛好反過來——為什麼這首歌聽起來不會怪怪的,但是我看不出它所講的故事是什麼?我細看了作品(註一),發現它使用了許多意象,營造出一種朦朧的美感。這表示,它使用了一種不具有強烈關聯性,但是有效的邏輯串接。反覆咀嚼這個問題,我明白了這是因為這些意象屬於「列舉」。單看兩兩列舉之間,是不必有直接關係的,「列舉」必須要形成一個集合,才會產生關聯性,從而具有意義。

  很快地,我整理出了「列舉」「延伸」「反轉」「收合」這幾個基本要素。它們組合在一起,就是從八股文一路發展到現代作文的常用結構——起承轉合。許多歌詞也使用這樣的結構,但這還不是全部,我們還需要更多的類型來分類詞句。接著,我又歸納出了「因果」這個功能是用來說理的元素。但是,以上的幾個類型的詞句,都是往前連結,銜接前一個詞句的,只有「列舉」可以放在一個段落的開頭。但很顯然地,並不是所有的段落都是以無力的「列舉」來開頭。於是,我找到了適用於強而有力的開頭的最後一個類型——「聲明」。


  所有的詞句,都可以歸類到這六個類別裡。此時,這個系統已經可以解釋很多的現象。例如,最常用的起承轉合,可以是「列舉/延伸/反轉/收合」或是「聲明/延伸/反轉/收合」。當開頭強而有力的時候,記憶點就會在第一句的「聲明」,反之則會在最後一句的「收合」。而「反轉」也屬於能量比較高的元素,所以偶爾也可以安排記憶點。這解釋了記憶點在段落裡最常出現的位置,為什麼依序是第一句、第四句、第三句。而「延伸」屬於低能量的元素,所以比較少安排記憶點在第二句。

  以這六大組件為基礎,我們可以進一步把最熟悉、最日常的幾種邏輯結構都分析出來。例如,歸納法的結構就是「列舉/列舉/列舉/收合」;而演繹法則是「聲明/延伸/延伸/延伸」。它們有一些一樣非常常見的變化型,例如「列舉/列舉/反轉/收合」就是論文寫作常使用的正反合;而「聲明/列舉/列舉/列舉」則是一種更冷冰冰、硬邦邦的內在語言,像是聽長官在司令台上訓話。最後,把「起承轉合」這個華語環境大量使用的八股法也列進來,就是三大邏輯框架。這些基本的框架充斥在所有日常環境之中,已經進入集體潛意識中,我們交談書寫都會不自覺地使用到,它們是不需要教的。


  將這三個基本框架一字排開後,我們可以發現,它們大致上可以形成一個光譜。我們可以藉由單次抽換單個結構組件,來慢慢過渡到另一種結構,但詳情我沒有要在第一部曲就仔細探討,留待後續專門論述。

  但首先,我們要知道的是,我們已經取得了一個非常強大的武器。藉由六大組件和三大框架所組成的系統,我們可以拆解所有的歌詞詞句,乃至於其他的文體(註三)——散文、論文、演講、辯論、政治人物的各種說詞。應用得當的話,所有的謊言和謬誤都會像是被放在X光底下檢視一樣無所遁形。

  但首先,我們還是最優先處理一個最迫切的問題——紅到不行但禁不起細細分析的抖音神曲,它們在結構面上到底出了什麼問題?這會在第二部曲展開。

附註

1. 其中,金牌作詞人吳易緯的歌詞邏輯架構非常紮實。他的寫法和我很接近,是我也偏好的一種方式。
2. 學生詢問我的曲目是方文山作詞的〈聽見下雨的聲音〉,其中的意象使用得當,歌詞極具有畫面感,但沒有指向明確的故事細節。方文山非常擅長這樣的營造方式。
3. 我就用這個系統來拆解了病歷寫作的架構,果然成功的解釋了我發現的問題。

You may also like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