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惜了的神作?段落怎麼寫好寫滿?|三年五年高普考|歌詞診療室01

by 阿凱老師

  老王樂隊的〈穩定生活多美好三年五年高普考〉,是在首張專輯《吾十有五而志於學》裡的一首歌,主題是填鴨教育的悲歌,諷刺世人追求穩定,失去自我。在訪問中,主唱及詞曲作者張立強有提到,它是寫給一個被父母要求去考公職的前團員的,這讓這首歌的警示意味更加強烈了。

  〈三年五年高普考〉除了是一首風格強烈的歌曲以外,也是一首反映社會現況的正義之作,唯一比較可惜的是重覆的段落太多、主歌的醞釀太久。雖然,這首歌的光環全都被同一張專輯大家更耳熟能詳的另一首神作〈我還年輕我還年輕〉給搶走了,但在我心目中,這是一首曖曖內含光的「準神作」,只要修正了不足之處,就能一躍龍門。

  他缺乏的部分,就是讓好的想法,好好地蔓延。


寫滿,才能真正寫好。

  除了寫歌沒有靈感之外,我相信有了靈感卻沒有辦法好好發展而沒辦法把作品寫完,是另一個創作者常見的困擾。這也是我在某一個階段碰到的問題。藤井樹在寫小說的注意事項裡提到:「第一:請把文章寫完。」作詞也是一樣的,如果你是有志於創作的朋友,這是你在創作生涯中一定得跨過的關卡。

  由於我是一路自學作詞過來的,所以每一個階段會碰到什麼問題,我大致上都知道,當然也有相應的解決方案。關於難以開始難以完成這兩個問題,只要有好的發想法擴充技巧就可以解決,而這些都只是技術性的問題。如果觀點風格都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,那麼「稱神」真的也就只是一步之遙。

  而最簡單的擴充技巧就是排比修辭,小到前後半句,大到段落之間都可以使用。當然,你也可以把它升級到對仗的等級,排得無比工整;或是擴大規模,讓兩個段落之間完全排比──但排比真的不是什麼高深的學問,就只是小學生也能懂的照樣造句而已。接著,我就會用這個技巧來修改歌詞。


主歌的擴充,要用推進劇情的角度切入。

  「孩子們背著沉重的背包」真的重複得太多次了!就算改了一個「書包」,就算最後一句有「沉重」發音跟「沉默」相近的這個亮點,也不會改變這一段一直在原地踏步的事實──啊,說錯了,是這兩段,他重複了兩段。我很擔心許多聽眾會等到不耐煩,而錯過了這首好歌。

孩子們背著沉重的

孩子們著沉默的煩惱

孩子們國家的號召

孩子們要做爸媽的驕傲

  過了第一段的醞釀後(如果你還沒切歌的話),第二段的主歌伴奏便開始豐富了起來,我就用劇情往前滾動的排比取代了重複的句子。背著、懷著、跟著、要做,四個動詞從外觀聚焦到內心,從被動到被迫主動,再加上制定教育政策的「國家」,和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「爸媽」這兩個外力,讓學童的無奈更加的無奈。

標準答案是思想的監牢

你問我答的日常多煎熬

  接下來的兩句,我處理了歌詞灌水的問題。原詞句「重複的日子(該怎麼逃跑)」和「千篇一律的日常(多煩惱)」其實是完全一樣的意思,並不需要重複兩次,我把它們修改成了語意呼應的兩句,並且沒有改動原本的創作動機。「思想的監牢」才會令人想逃跑,而「標準答案」又可以讓思想箝制的沉重概念被弱化而不至於太刺耳,也可以對應跟老師的互動模式「你問我答」。其中,有「監牢」和「煎熬」、「思想」和「日常」這兩組雙押點綴,但我並非有意為之。

去年考試的名次我早已忘了

  最後,我修正了人稱問題。原詞句「隔壁同學的名字我早已忘了」,裡面的第一人稱突然跳出學生角色,成為唱歌的人或是寫歌的人,下一句又跳回青年學子,令人十分不解。我抽換了意義不明的歌者過去同學名字,改為歌詞角色的成績。但我還是保留跟「名字」發音接近的「名次」的咬字口感,也可以銜接學生被培養得只會考試、不會思考的悲哀。


副歌的擴充,則要有效地堆疊情感。

  「前方路一條」是非常強而有力的記憶點,「認真讀書繼續考」勉強可以承接但稍嫌空泛,「穩定生活多美好」是扣題的反諷,而「三年五年高普考」從青年學子一下時光飛越到了要考公職的求職階段,又好像跳得太快。這一段乍看沒什麼大問題,看久了又覺得有哪裡不對勁。但無論如何,這樣的段落重複三次,都是很浪費歌詞篇幅的,所以接下來我要把一段擴充成三段。

前方路一條

追求夢想會餓著

男女朋友不要交

學生該把書念好

  我安插了一段學生時期的副歌,讓原副歌段接在後面。這樣的時序關係,也會讓後面的「認真讀書繼續考」更強烈暗示在講大學重考。我保留記憶點,後面加上三句師長對學生常見的叮囑,這是概念上的排比。在這種主題的歌詞裡,不加個幾句校長在司令台上會講的話,簡直對不起自己。

前方路一條

拿鐵飯碗軍公教

捨己為人是榮耀

服從命令別思考

  我把最後一段,放眼到了「前方路一條」一直走下去會走到的未來。高普考之後,就會正式踏上「穩定生活」的金字塔頂端。而「軍公教」這個在亞洲地區具有特殊意義的專有名詞,卻沒有出現在歌詞裡,實在太可惜,尤其當它還押韻的時候。這一段,我加入了三個互相矛盾的精神口號來呼應主題的諷刺。你既想要追求穩定、拿鐵飯碗,又想要服務人群、顯得高尚,但實際做的卻又是聽令行事、受制於人,如果不是專業訓練過的「不會思考」,我想也是不容易的。


  綜合以上修改(點擊看整首改詞),〈三年五年高普考〉就成為了時序清晰、劇情流暢、人稱一致、筆鋒銳利的一首歌詞作品,加上原本就有的諷刺意涵和對現況的批判,也就更接近我心目中的神作了。

  而這樣的修改,絕大部分都只需要用到排比這一個簡單的擴充技巧。透過準神作的修改,除了更容易專注學習單一技巧之外,也能突顯簡單事物可以成就的巨大效果,有如四兩撥千斤。累積越多小小的實用技巧,你在創作時就擁有越高的自由,可以達成設定的目標。這樣的運籌帷幄,是精熟作詞必須要練就的硬底子功夫。

You may also like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