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詞賞析16|愚人節特輯──擊敗人:愚人節先不玩弄別人,來學學怎麼玩弄音律!

  愚人節,不講怎麼玩弄別人,我們來講講怎麼玩弄音律

  早上翻了翻之前寫的文案,發現有計劃在愚人節要講《擊敗人》這首歌──我居然真的要解析這首超沒水準的歌了……(笑)。

  講到玩弄音律,就不得不提到黃明志的《擊敗人》。俗話說的好,髒話是一個語言的精隨,《擊敗人》就是一首利用諧音和斷句藏字來寫髒話的一首歌。


  漢語屬於聲調語言,同樣發音不同聲調可能會讓語意完全不同。可幸的是,華語在漢語體系中,算是聲調的規則最簡單的語言了。其他如台語、客語、粵語等語言,聲調規則更為複雜,填起詞來更有挑戰,今天先不討論。

  對於聲調和填詞的關係,不同的參考資料有不同的觀點。例如《逆襲的音樂創作》就把聲調和音律整理成了仔細又豪華的表格,但實際填詞時碰到的特殊情況也很多,這些規則並不是那麼絕對。

爆音將軍(2014)。逆襲的音樂創作(頁4-23)。台北市:上奇資訊。

  我自己是把音律的規則分成三個原則:

  一是字本身的音高。一聲和四聲屬於重音,聽到高音旋律傾向解讀成一聲或四聲,適合的音調高低很接近,使用上限制不多較靈活。三聲下沉所以最低,最好要放在旋律較低的位置。二聲必須從低些微上揚,音調次高,也適合中低位置,反而不會因為上揚而放在高音。

  再來是連字詞組的關係。同一個詞彙裡的音調走向最好依照上述規則填入,跨越不同詞彙時就比較寬鬆。另外,詞彙裡最重要的字最好要符合音律,其他字的容錯率就比較高。

  第三是演唱時候的滑音。單個字如果有滑音的話,向上的適合填二聲、向下的適合填四聲。如果填的詞真的無法合音律,也是可以用演唱的詮釋來圓過去。


  以上三點屬於基本原則,實際上的使用可以更為靈活,甚至像這首《擊敗人》一樣,刻意讓旋律搭配諧音的詞組,而不是填入的詞組。如此一來,寫下來的歌詞是一回事,但唱起來就成了另外一回事了。

  舉兩個詞義已經弱化許多的髒話來解析。

  主歌第一段的後兩句,利用斷句安排了「草 你麻痺」的諧音。而旋律的走向會讓「草」聽起來像四聲、而「麻痹」聽起來像一聲,「草 你麻痺」就成了「○你媽○」。第二段的後兩句也是使用同樣的手法,讓「敢 你釀的」聽起來像是「○你○的」。

  歌詞裡還有更多髒話的諧音,藏在前一句句尾和下一句句首的斷句裡面,礙於尺度就不全部解說,朋友們可以自行聆聽、體會箇中奧妙。


  《擊敗人》是非常特別的一首諧音歌曲,髒話的尺度也拿捏的很好。如果撇除諧音的部分不究,歌詞內容也是一首很完整的情歌,不會太過直接,我認為是挑戰世俗眼光非常成功的一首創作。

  雖然當年《擊敗人》沒有在愚人節進行首發,但這實在是最適合愚人節的一首歌了,就藉這個節日帶大家認識這首歌,也用這首歌和朋友們探討聲調和填詞的關係。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