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動紀實02|創作demo《丟失的少年》錄音:越是顫抖的手,越接近把夢想緊握。

  週日,我首次進入錄音室,演唱自己寫的歌,錄製創作demo。

  從詞曲創作、編曲委託、上課練唱,到進錄音室,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,總算是覺得對這首歌有了一個交待。

  這也算是正式跨過了一個門檻,如今,可以問心無愧地說自己是一個詞曲創作人了。


  整個錄製的過程,其實還是非常緊張的,但還不至於到會影響發揮的那種狀態──有點像是上台表演前的那種緊張,又有點像是向喜歡的女孩告白的那種緊張。(當然,有另外一部份來自於我剛下夜班,趕忙再上完一堂唱歌課,就前往錄音室,中間都只有稍作休息,所以很擔心現場的表現。)

  「沒有習慣的方式,一切都是第一次嘗試。」當被問到習慣怎麼樣的方式,我只能這樣回答。

  感謝專業的音樂人學甫和明芬給的協助,在錄音監聽室給的指引,肯定而穩當,很能讓人進入狀態。

  「沒有特別想要當歌手,想要當寫歌的人。」雖然我目前的程度,還沒有辦法直接製作商業化的正式成品,不過對於現階段的目標也足夠了。

  「如果我們有辦法當醫生的話,可能也不會想要當歌手吧。」學甫的幽默回應也是另一種成熟的態度。

  也感謝歌唱教練方法,這段時間一起破除講話的習慣、並鑽研歌詞內容如何發揮,給「唱歌」這件事增添很多不同的思考與詮釋方向。

  而他們有個共同點是,都很能揣測創作人的心境。一個細膩的創作者的出發點,可以這樣細膩地被感受到,著實是很溫暖的一件事。


  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說服別人,寫歌是一件很療癒的事,因為實際上也不完全是這樣的。

  跟其他的創作形式,如詩、散文,尤其是繪畫相比,詞曲創作的「療癒」是遠遠不如它們來得直接而迅速的。一來,是「寫歌」往往必須在情感經過一定的消化過後,才能以詞曲的方式誕生。另一方面,是寫歌的療癒有時候並不在「寫完」的當下體現,而必須在「唱出來」的時候才能發揮。

  但是,親自為自己寫的歌錄音,仍然是種無可比擬的感受,或許,那是專屬於音樂創作者的感動。


  錄音過後,距離夢想又更近了一點。走一條新的路,難免會渾身顫抖,但越是顫抖的手,越接近把夢想緊握。

  不過,從demo到單曲,又是一條遙遠的路。雖然現況很令我自己滿意,但似乎也不能太過滿意呢。一個階段有一個階段的目標,腳步還是要繼續。

  更重要的是──

  我可以很自豪地說,我確確實實是個音樂人啦!有在作曲的你,趕快來找我合作。想寫歌的你,趕快來找我上歌詞課。

  我能寫歌,你有故事嗎?

特別致謝

劉學甫及團隊成員
歌唱教練方法
利恩創造工作室
彈唱歌手阿賣
斜槓教練洪雪珍及其他斜槓夥伴
以及這一路上陪我一起打打鬧鬧的你們

Add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