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詞賞析13|勞動節特輯──頭家:發之於情,用呼告修辭一舉把角色和風格塑造出來!

頭家 頂個月我的薪水猶未提

頭家 這個月我的薪水猶未提

頭家 每個月厝內開銷遐爾濟

靠我一個 連插翅攏袂飛

施文彬 頭家 節錄

  《頭家》是由武雄將理查·克萊德曼的演奏曲《A Comme Amour》填詞,由施文彬演唱的社會諷刺歌。歌詞從勞工視角出發,提到雇主付不出薪水裁撤建案,勞工只能咬牙苦撐的哀鳴。一句句對著「頭家」的呼喊,把情緒隨著原曲的步調層層疊高,將主題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  在他們合作的專輯《文跡奇武③歸組害了了》中,還有更多這樣的歌曲,足以挑起社會和政府的敏感神經,是台語歌的奇葩,值得玩味。

《頭家》這一首歌同時挑戰了社會議題、視角換位和演奏曲填詞。

  講了很多象徵法(用符號代表意象),總算要開始講一些別的修辭。

  「呼告」是一種呼喊投射的對象,以讓情感得以抒發的修辭法,可以把角色重視的對象從單純的感受中突顯出來。因為呼告的對象不一定就在眼前,有時候和「示現」修辭法類似,因此它們都被我歸類於風格類型的修辭。

  呼告比我們想像的更加常見。不論黃品源的「小薇」、青春大衛的「希亞的歌」、蕭煌奇的「阿媽你這馬佇佗位」,還是先前介紹過的「董小姐」,都可以看見它的蹤跡,甚至黃埔訓詞中的「咨爾多士」也是一種呼告。

「咨爾多士」翻成白話文就是「你各位啊」,真的是滿滿的長官口吻呢。

  起初,我認為呼告這種稀鬆平常的描寫方法不值一提,根本不該被獨立為一個修辭。但是,只要放到詩歌類的作品裡就可以發現,它不但功能明確而且效果卓越,甚至沒什麼使用的限制,語氣到了就可以放招,實在是百搭實用。


  在《頭家》中的呼告是一種視角的帶入,除了明確指稱對象之外,也代表了勞工的身不由己。他們只能依賴雇主,縱然有高堂在上、兒女待哺,賺得辛苦錢全然不是為了自己,連命運都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上。

  在歌曲前半提到「頭家」時,用詞都是積極和關心,但以「我」開頭時卻滿是謙卑。後半提到「頭家」欠薪未發時總是語帶婉轉,以「我」開頭時也只有對父母兒女的關愛

  勞工的憨厚與無奈從這些細節一覽無遺,一句「頭家」更是讓辛勞和代價的不成比例突顯出來,雖然口語化但絲毫不會俗氣,把藍領階級的角色塑造得立體鮮明,藉此對勞工展現關懷,是極為成功的描寫手法。


  呼告啊!多麼適合像這樣拿來襯托感情──既可以避免生硬,又不會使辭藻過於鋪張而顯得詞溢乎情。以往我對你的認識太過膚淺,要算我年少無知了。

  喜愛創作的朋友們啊,你們心中也有想要一吐為快的對象嗎?試試這個動之真情的修辭法,也許能給你的作品帶來不一樣的風格呢!

Add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