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1-10-19.10.09

特別篇02|台灣有個好萊塢:音樂劇的歌詞之於「戲曲」,好比流行歌詞之於「小令」是不同規模的!

  身為一個文藝青年,我造訪兩廳院的頻率,算是有點低了。

  週五來到國家戲劇院,是來看音樂劇的大作《台灣有個好萊塢》,這是去年就列入行程表中,但又因故未能參與的節目。因為本作的劇情編排、情緒鋪陳、舞台掌握都非常出色,所以今天除了聊歌詞,也來聊聊創作這回事。

《台灣有個好萊塢》場外的宣傳佈景。

  《台灣有個好萊塢》改編自電影《阿嬤的夢中情人》(但不盡相同),講述的是金牌編劇陳正華,遇見台語不流利但懷有明星夢的年青女孩郝秋月,在台語片盛行的年代發生的故事。

  隨著劇情的發展,《台灣有個好萊塢》一步一步帶入好幾個極易引起爭議的議題──腥羶色的媒體和閱聽人、黑道與娛樂圈的關係、國民政府遷台、國語政策等等,這些現實生活的「陰暗面」在妥善安排下,不但沒有超出那條「尷尬」的界線,還突顯了劇作的主題,讓情感穿透力更為深刻。

 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致敬了許多真實出現過的電影、題材、曲目,如《天字第一號》、「關公大戰外星人」、改編曲《為著咱倆個人》等等。劇情雖然不是基於真實故事,但故事絕對反映當時的業界實況。

  最後,在頒獎典禮那一幕,也安排了幾個出乎意料的「爆點」,整部戲充滿巧思,一點表現的機會都不放過。可以看出這個團隊不只存有理念,更是功力超群。


  作詞人在音樂表演中,通常是比較默默的、幕後的──但對於作品的完成,是功不可沒的角色。

  音樂劇的作詞,和編劇、作曲三者必須要非常密切地合作。有些時候編劇和作詞會是同一個人,甚至也有編劇、作詞、作曲一手包辦的才子。

  擔任音樂劇的作詞人,不同於像我這種寫「小令」(註1)的作詞人。音樂劇的歌詞,是更大規模的作品的骨幹,在音樂劇的劇情結構下,歌詞的創作和流行音樂是不一樣的。

  例如,因為有劇情的推展和情感營造,歌詞不一定需要在極有限的篇幅裡去交代故事發生的背景,而可以順理成章地在第一句就切入核心。也可以視情況需要,用更大的比例敘事、抒情、或是角色塑造。

  一首曲目裡,也可以讓台詞和歌詞交錯,互相搭配,讓台詞做歌曲的音效,讓歌詞做台詞的橋段,可以依循自己獨特的曲式創作,雖然在框架之下,但可以展現更多自由。

  這些特點,仰賴創作者對歌詞和戲劇的結構都十分純熟,我對這樣的創作規模感到佩服。

本劇作詞人呂筱翊老師(右),和想比小愛心但是太害羞比不出來的我(左)。

「夢想是甘中帶苦,生活是苦中帶甘。」

這是貫串全戲,精神指標性的一句歌詞。

  《台灣有個好萊塢》是一齣講電影的音樂劇,除了有音樂、有文字、有舞蹈,還有鏡頭、有色彩的對比、有不同的語言,重疊了不同領域的創作熱情,除了是想向台語片年代致敬,也是在講自己創作的故事。

  劇組非常善用銀幕、舞台能創造的表現手法。劇情中的台灣歷史對比場外選舉的造勢活動,讓那個時代的縮影更貼近生活,可以說是錦上添花。

  最後,《台灣有個好萊塢》除了服務觀眾,致敬經典之外,也藉演出對其他創作人喊話:「只要能夠繼續創作,你的心就是自由的。」這句話聽在習慣內觀的創作者心裡感受很深,會走上創作之路,或多或少是為了解放囚困的心靈。

  朋友們,繼續創作吧!


小令是宋詞和元曲最短篇的體裁,在元曲中屬於只唱不演的「散曲」,和有演有唱的「戲曲」有別。

Add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