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起八個詞有五個詞唸得出來的生僻字,我還是比較喜歡讓人感到莫名其妙的達拉崩巴。

歌詞賞析07|韻律感不一定要來自押韻!看看達拉崩巴怎麼玩文字遊戲!

於是達拉崩巴斑得貝迪卜多比魯翁
砍向昆圖庫塔卡提考特蘇瓦西拉松
然後昆圖庫塔卡提考特蘇瓦西拉松
咬了達拉崩巴斑得貝迪卜多比魯翁

洛天依 達拉崩巴/龘䶛䨻䎱 副歌三

  《達拉崩巴》是用Vocaloid軟體創作的歌曲,由虛擬歌手洛天依和言和演唱。它憑著節奏重複的洗腦旋律和搞笑的內容,在中國的影音網站bilibili創下700萬的點閱量,成為一首「傳說級」的歌曲,甚至登上2018年的江蘇跨年演唱會,由薛之謙和洛天依共同演唱。

  歌詞內容描述電玩遊戲的日常,王國發生災難,巨龍虜走公主,勇者取得道具、打怪練等,最後打敗巨龍抱得美人歸,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云云。其中,勇者、巨龍、公主還有王國,都有超長而且拗口的名字,讓這首歌除了洗腦之外,更充滿了一種惡趣味。

  但達拉崩巴玩的遊戲,可遠遠不只饒舌和洗腦這麼簡單。


  我在先前的文章裡有提過,華語是注重咬字的語言,所以必須要押韻,才能建立基本的記憶點;沒有押韻的歌曲,聽眾也會不容易跟上。

  不過,說起來抽象的「韻律感」,其實有很多種方式可以營造。除了靈巧地使用押韻之外(註1),類疊和頂真修辭也可以給字句增添強烈的節奏感(註2)。甚至,只要編排得當的話,咬字方式也可以產生韻律感。這些技巧,我們在未來將會一一細談。

  在相聲中有所謂的「貫口」,就是藉由將一連串同類型的事物,分組分層後連接在一起一口氣演說的方式,可以充分展現相聲演員對段子的熟悉度和高超的口說技巧,也是一種利用咬字創造韻律感的例子。

新生代相聲演員黃逸豪的經典橋段「台灣小吃貫口」。

  《達拉崩巴》在這一方面就掌握的很好。首先,它在主歌使用淺顯易懂的文字,將讀者帶進冒險電玩的情境裡,然後在副歌時冷不防地用拗口的文字串連發,創造強烈的對比感,也讓惡搞的主題明確地突顯出來。

 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,勇者的名字「達拉崩巴‧斑得貝迪‧卜多比魯翁」多用ㄉ、ㄅ、ㄌ(d, b, l)等聲母開頭;巨龍的名字「昆圖庫塔‧卡提考特‧蘇瓦西拉松」多用ㄎ、ㄊ、ㄙ(k, t, s)開頭;公主的名字「米婭‧莫拉蘇娜‧丹妮謝莉紅」多用ㄇ、ㄋ、ㄌ(m, n, l)開頭。聲母交錯的安排方式,讓這串文字非常難唸難學,但也產生強烈的節奏感

  再來,除了全名的結尾押韻之外,開頭四個字「達拉崩巴、昆圖庫塔、公主米婭」也有另外的押韻,在編寫另一個段落「達拉崩巴、公主米婭,幸福得像個童話」的時候,也可以有更多發揮空間。

  更絕的是,他們繞口令般的名字,還有用生僻字寫成的另外一個版本──於是勇者成了「龘䶛䨻䎱‧㸞蚮䡶䴞‧䴝䯬䬛䰕㹚」;巨龍成了「㱎䖘䵈䶁‧䘔䶑䘓鋱‧䩳䵷㒪䪉䉥」;公主成了「䥸䝟‧䳮䟑䎘䫱‧䉷䰯䕈䟐䬝」。這讓角色們之間互道姓名的對話,有一種講了一遍無法複述,寫下來也看不懂唸不出來的困窘。

  這些巧思,都是《達拉崩巴》在歌詞上的挑戰與突破,也是讓它得以瘋傳的條件。


  講了這麼多,重點還是想再次強調,文字本身就可以帶有節奏感。韻律感不只是作曲者一方的工作,想要創造節奏感,也不一定自己要會作曲。只要對文字有足夠的掌握能力,學會了詞曲互動的技巧,還是可以在音樂圈子裡找到自己的定位。

附註

1. 交錯押韻、句中押韻、雙重押韻(或多重押韻)等方法可以強化樂句的節奏感。
2. 使用類疊除了增加節奏感也可以堆疊情緒,五月天的《天使》、林志炫的《單身情歌》等都是很好的例子。

Add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