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作故事01|火柴盒:化療治癒了癌症,而歌詞治癒了不安的心。

你的熱 你的渴 藏在靈魂最深層
你的唇 你的吻 還未接近誰的耳
你咆哮 你狂奔 心卻像是生了根
你把生命濃縮成一只火柴盒

個人創作 火柴盒 副歌
——即便是短暫的生命,也渴望能綻放美麗。

  這是醫學院五年級見習時,我為某個病人寫下的一首歌。

  你有沒有感慨過生命的短暫?
  你有沒有感覺過自己離死亡非常近?
  你有沒有渴望過不顧一切地綻放一次?

  一般人當然不會有這樣的心情,尤其當你是一個剛上大學的男學生時──你看著炙熱的陽光從校園綠樹的葉隙撒下,期待著意外的邂逅,你的人生正要展開新的一頁。

  有天,你騎著腳踏車,隱約感覺一邊的睪丸有些鼓脹。一開始你不以為意,但過了幾週症狀不見改善,於是你到了大醫院看診,排了超音波檢查,結果看見了一個腫瘤。雖然抽了血腫瘤指數上升了,但主治醫師跟你說必須要做切片檢查才能確定是不是惡性的,扎了一針之後,你懷著不安的心情等報告等了一個禮拜,結果證實是惡性的。

  後面的事情你都不太記得了,只有點稀薄的印象外科醫師來跟你解釋手術風險,手術後,腫瘤科醫師來解釋化療流程和另一側復發的可能性。回過神時,你已經躺在病床上,從幫浦打進血管的化療藥劑讓你不時感到作嘔。

  再問一次那三個問題,你的答案彷彿呼之欲出。


  不只是你,在一旁的實習醫師也感受到了死亡的鼻息。除了學校教導的同理心之外,剛進到醫院的他對你有多一分的感同身受,擔心著你的生命和你未來的生育。

  同時,那位實習醫師看見了未來被工時、值班壓縮的生活,看清了健康和行醫無法兼顧的現實,感受到了旁人徒勞的關心,感受到了死亡在盡頭的凝視——他的心漸漸和你的心情重疊——於是,他開始提筆。

  面對不知道你有多辛苦的同學們,你是不是也會故作堅強呢?
  「你的傷痕只能夠自己遮著,」於是他下了筆。

  當你面對過度樂觀的旁人,是不是一樣會覺得這是風涼話呢?
  「他們以為快樂是一種選擇,」於是他下了筆。

  當你聽到「加油」的鼓勵時,彆扭的心情是不是也一樣呢?
  「任性與承受變得難以取捨,受不起的鼓勵化作另一種挫折。」於是他又下了筆。

  寫下這些句子的他,也漸漸走過那個低谷。


  後來,數次的住院化療結束。在門診追蹤了幾年,你的腫瘤沒有復發,臨床上視為痊癒了。但還是好想把這個作品送給你,代表我們當時共同的心事,也祝福你可以持續的發光發熱。

  每一首歌詞,都是一段說不出口的心事。但不是每段說不出口的心事,都能夠成為一首歌詞。所以,除了自己寫,更想要教會更多的人這些方法,讓他們自己說出自己的故事。

  人生很短,值得多唱點歌,多發點熱。

Add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